Menu

月薪5000以下吃不起?西贝“收入歧视”惹众怒再上热搜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01/20 Click:54

经常在网上冲浪的朋友一定不难发现,凡是在“性别”“996”“收入”上制造冲突的话题,大都会触及到大众的敏感神经。就在前几天,因为不小心踩到雷区,餐饮品牌西贝又被送上了热搜。

1月9日晚,有网友发现西贝前任副总裁楚学友曾在2020年4月转发评论过一条关于海底捞和西贝菜品涨价的微博。原博主向小田当时发微博称,“西贝和海底捞涨价,之所以产生较大舆论反弹,是因为得罪了一大批微博网友,毕竟95%的微博网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

随后楚学友转发了这条微博并附文:“学习了”。

这条微博随即引起了大量网友的讨论,并认为该行为存在“收入歧视”的嫌疑,由此讨论的焦点也逐渐向着西贝菜品价格是否合理方向偏移。

1月10日晚,西贝再次因“涨价”问题登上热搜,楚学友发布微博公开道歉,表示是自己言论不当。西贝公关总监于欣回应称,楚学友已于2020年9月离职,其微博言论不代表西贝立场。

时代财经发现,目前楚学友和向小田已经将相关微博删除。

回溯到该微博最初发布的时间,2020年4月,正值西贝董事长贾国龙面对疫情冲击哭穷,表示发不出工资,却在拿到银行贷款后转身将菜品涨价之时。在遭受广泛质疑后,贾老板选择了立即道歉,并承诺将价格降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图源:美团截图

餐饮圈最大的“投机分子”

贾国龙的姓氏“贾”,拆开来便是“西贝”,西北莜面村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

1988年创立时,西贝还只是一家由咖啡馆改建成的黄土高坡风味小吃店。1999年,几经辗转,贾国龙来到北京,经营金翠宫海鲜餐厅,并在年底成立了“西贝莜面村”,主打以莜面、羊肉为主的西北菜。2000年,这家店的利润已经达到300多万。

随着在北京的生意越来越好,西贝也开始了快速扩张。2018年,据研究机构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西贝莜面村位居中国西北菜餐厅排名第一位,成为中国最大的西北菜餐饮连锁企业。

据西贝莜面村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7月16日,其在全国25个省58个城市共开设了376家门店。

实际上在西贝不断扩张和知名度提升的背后,少不了贾国龙在品牌营销上的造势,为此他在圈内还有一个名号——“餐饮圈最大的投机分子”。

2012年,通过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热播,陕北的黄馍馍火了。不少餐饮企业都试图与黄馍馍的制作者黄老汉达成合作,但最终都没能抢过贾国龙。西贝以30万代言费签下黄老汉作为黄馍馍的代言人和技术顾问,传授其的“独门秘方”。

这一举动在许多人看来是西贝的一次商业炒作,但“被绑架到北京”的黄馍馍的确成为了西贝的招牌,并为贾国龙带来了可观的收益。黄馍馍刚引进西贝时定价为3元,当年共累计售卖了3000多万,现在的价格早已翻倍。

当然,除了《舌尖1》的黄馍馍,《舌尖2》张爷爷的手工空心挂面和《舌尖3》的水盆羊肉,贾国龙也一并不放过。600万买断张爷爷的手工挂面,水盆羊肉虽没有专门的代言人,但也充满了噱头。

在营销上贾国龙确实有一手,毕竟在莜面走进联合国的时候,都不忘说一句:“潘基文吃了都说好。”

除了为西贝直接创造热度之外,贾国龙也逐渐打造出了自己的流量。对于许多网友而言,可能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一定在社交媒体上见到过他的金句发言,甚至还曾参与过相关话题的讨论。

曾经由“996”衍生出的“白加黑、夜总会”便出自他口,而近日因某企业员工猝死事件,贾老板的这条微博内容又被网友们翻了出来。

微博中,贾国龙坦率的说道,“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经常是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5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还总开会。”“你有多大辛苦,就有多大收益”。

此言一出引起了许多网友的不适,也有律师表示,企业如果采用制度化、明文规定要求员工执行“996、715工作制”,无疑是对我国《劳动法》等相关法律规则的一种挑战。或许是意识到发言不妥,贾国龙随后删除了这条动态,并改口道,“715不是硬性规定,全凭大家自愿。”

除了“715”,贾国龙最近一次登上热搜是因为几句给年轻人的“人生建议”。他认为,年轻人应该优先选择北上广等大城市发展,“我就建议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哪个地方竞争激烈就去哪。”“年轻人只要能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在自己感兴趣的事上,我觉得就是对的。”

诸如此类的建议在部分网友看来颇有些“成功学”的味道,但对于贾国龙来说,这或许也是他创业多年来一直在折腾的事。

屡败屡战,贾国龙“用人头担保”

“精于吃道,以此为生”,贾国龙的愿望就是把西贝开成全球连锁的品牌,正如他个人微博简介中写到的,“理想是创建中国西北菜系,成为中国烹羊专家,让全球每一个城市都开有西贝。”

想要实现规模化,标准化是基础。贾国龙通过删减菜品、打造中央厨房、规范生产流程,逐渐实现了产品的标准化,但对于属于体验式消费的餐饮行业而言,服务的标准化仍是个难题,为此,西贝还引进了沙漏,将上菜时间控制在25分钟以内。

经过诸多尝试,2015年,贾国龙意识到,只有做快餐才能将西贝做成国际大品牌,但西贝似乎无法成为下一个麦当劳。

“中餐快餐化是个很大挑战,包括供应链的保障等环节都需要不断完善。”时任百胜餐饮集团中国事业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苏敬轼曾表示。

快餐化走不通,贾国龙打算另起炉灶。从2015年到2020年的5年间,他做出了7次尝试,先是推出了西贝燕麦工坊、西贝燕麦面、麦香村三个项目,其中燕麦面和麦香村都曾承担着他“4年1000家店面”的愿望,但却都在开店3个月后折戟,而西贝燕麦工坊甚至“还没有开,就在研发小院就把它拆掉了”。

2018年推出超级肉夹馍,开了两年多,共有十几家店,“但大多数是亏损的”;2019年推出酸奶屋,然而销售占比一直小于40%;2020年推出主打现炒下饭菜的“弓长张”,投资现炒快餐“小女当家”,但这个项目最终也停止了。

最后,贾国龙决定全力发展新项目——“贾国龙功夫菜”,并且在西贝内部将“贾国龙功夫菜”中央厨房定位了未来十年的核心项目,总投预计达到20亿元。

对于过去5年间的新业务探索,贾国龙自己总结道:“七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而这个“第七战”,贾国龙下了很大的决心。在去年12月召开的2020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谈到新项目,他表示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风险很大,几乎是“用人头担保”。但随即他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挺好的,怎么将来做得也得超过王守义十三香吧。”

然而其以功夫菜的名义,采用快餐式的加工方法引起了不少争议,从顾客的反馈来看,口碑翻车的情况不在少数:“人均100吃点啥不好,非吃加热食品”“功夫菜是包装费工夫吗?”……由此可见,功夫菜的前景是否能配比得上贾国龙下这么大的决心还很难说。

消费者评价。图源:大众点评截图

此外,2020年底,西贝也传出了上市的消息。此前贾国龙对外宣称永不上市,但疫情时期公司紧张的现金流或许让他重新认识到了资本的力量。

但目前看来,西贝依旧没有建立起稳定完善的第二增长曲线,其在过往尝试中推出的子品牌包括贾国龙功夫菜依旧需要市场的检验。

“西贝的愿景是全球每一个城市、每一条街都开有西贝,‘一顿好饭,随时随地,因为西贝,人生喜悦’”贾国龙说道。但很明显,在通往“喜悦”的道路上,贾国龙和西贝还面临着诸多挑战。